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

客戶端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> 專題專欄 >> 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責任 >> 眾志成城抗疫情 >> 正文

后方的母親

發布時間:2020-02-07 |  來源:湖北省紀委監委網站

孟  佳

“佳,幫我把這幾句話翻譯一下吧!”中午1點,我剛準備躺下,看到母親發來一則語音,隨后一張寫著三句英語句子的圖片發了過來。

母親,還有不到半個月就滿60周歲了。這個年紀,老花鏡的度數比我近視眼鏡還要深,卻每天中午趁兒子午睡,自己學起了英語。

我的母親,是名普通的葛洲壩集團的水電工人。記憶中,在我兒時,母親工作總是三班倒,每天忙忙碌碌,總是蹬著她的自行車到處奔走,忙著照顧爺爺起居、忙著照顧我和爸爸的生活、忙著到單位上班、忙著下班收拾家里,真的很少坐在寫字臺上陪我學習、看書。

而如今的母親,卻每天戴著老花鏡抽空學習。其原因只有一個,為的是能讓我安心工作。

我是一名普通的紀檢監察干部,自疫情爆發以來,每天奔走于家庭與單位之間。平日里上班坐BRT一個小時的車程便可以抵達,可疫情持續不斷地蔓延,讓這平日里看來輕輕松松的出行,竟成了奢望。

我所居住的西陵區葛洲壩地段也因為疫情,成為宜昌市最先嚴控的地段。沒有公交、交通管制、小區封閉,上下班成為擺在面前最大的困難。

還記得當時在收拾行李準備長期“蝸居”辦公室時媽媽轉身給我說的話:“佳,不能回家就安心在辦公室住著吧!特殊時期,絕對不能給組織添麻煩,我和你爸爸在家一定會好好照顧好自己,照顧好陶陶的。”

母親雖然不是黨員,可我總開玩笑說她覺悟頗高。當年,不少人被法輪功迷了雙眼,母親則主動向單位請纓,投身此項工作,每日每夜忙碌;而這次,疫情突如其來,母親則默默無聞地擔負起守護我們這個家庭后方的重任,以實際行動給了我上前線的最大動力。

“I have a cat……”聽著兒子在老師建立的學習群里發聲練習,我深知母親為了能讓兒子練習,自己默默地在家反反復復練習了無數遍,要知道母親連普通話都說不標準,可現在卻還要從頭開始學英語啊!

陶陶是我的兒子,今年5歲,幼兒園大班。為了能夠讓他全面發展,我結合他的興趣,給他報了英語班、繪畫班、珠心算班和圍棋班。疫情打亂了興趣班復課的時間,為了讓孩子們在這個悠長假期能夠堅持學習,興趣班的老師也用心為孩子開展各種在線學習。

可在線學習,對于家里的老人而言,著實困難。為了下載圍棋APP在線課堂,我和母親視頻長達20分鐘,終于她在兒子的幫助下,進入了在線課堂;為了能夠每天打卡練習珠心算,母親也自己默默地背起了珠心算口訣;為了英語練習不掉隊,母親60歲開始跟著視頻在線學起了英語……

我也曾打電話跟母親說過:“算了吧,老師在線打卡,沒有硬性要求,條件不允許,我們家就不打了,等我回來了再教孩子。”母親則斬釘截鐵地拒絕了我的提議。她說:“說好了要幫你照顧好孩子的,就一定要做到。你不在家,孩子的學習絕對不能掉隊。”

為了那句說好了要幫你照顧好孩子的承諾。母親一邊要操持家務,一邊還要抽空輔導孩子作業;一邊要照顧孩子生活,一邊還要疏導孩子多日不見母親哭鬧的情緒;一邊要為封閉小區后的生活操心,一邊還要樂觀積極應對所面臨的諸多困難。

小區被封閉管理后,生活的必需品全部靠配送,而下單全部是靠微信操作。母親雖然喜歡玩微信,可老實說她玩得真不怎樣。她不知道接龍如何下單、甚至不清楚如何翻看店主之前發布的相關通知。為了不打擾我的工作,每天買菜她不是打電話請那個鄰居幫忙下單,就是發微信請這個鄰居幫忙加單。

我以為她會為生活這些瑣碎而焦慮,而她每次跟我聊天卻說:“社區的工作人員和配送人員都太不容易了,他們能在這種時期給我們每天送菜,就算過程繁瑣點,我心里也踏實。關鍵時期,我們不能給政府添亂,不能給你添堵啊!”

所以,從宜昌“封城”以后,母親除了買菜、買口罩,絕對不下樓,她說這叫聽政府的話;從我奔赴一線后,母親即使腰疼的直不起來,也咬著牙照顧好我們這個家,從沒有跟我流露出半點怨言。

這就是我的母親,和天下大多數母親一下,在疫情之下,任勞任怨、默默無聞做好本分,不添亂、不添堵,用行動支持著自己女兒的工作,期盼著有一天,女兒能盡早歸家。

若不是母親的堅強,我想我不可能全身心投入這場疫情防控狙擊戰。

此時的宜昌,公交停了、小區封了、道路空了、城市靜了。而我看到的是千千萬萬像母親這樣的人們,他們是社工積極主動、他們是配送人員忙碌奔走,他們同樣也為人父母、同樣也為人妻兒,他們用自己的行動為家人打氣,努力著、努力著讓這個社會正常運轉,讓病倒的城市更好療傷。

夜已深,單位樓下的街道意料之中的寂靜,而不遠處的小區高樓,仍有燈火亮著。我堅信,每一扇窗總能等到他歸家的親人。

(作者系宜昌市伍家崗區紀委監委組宣部部長)

小鱼赚钱骗